大家好我是辛运用户变量憨憨,我中了食物语的奖。我的姐妹变量分梨也中了幸运奖,谢谢空桑管理司抬爱。(抱拳)

有没有想扩列的TT
找我玩找我玩!我很会吹水!

[食物语乙女向]在?猫猫来康康爸爸?

※变心的速度过于快了 指责(?) @弥赛亚 

※捡猫猫 养猫猫 从此就是幸福快乐的一家。



【蟹酿橙】


少主养猫了。


蟹酿橙不太理解为何人类会对饲养幼弱的动物感兴趣。那是只从路边捡来的杂色猫,初次遇见时似是被雨淋了许久,湿透的毛发紧贴皮肤、看起来便孱弱不堪。少主抱起后也只是微弱地挣扎了两下便不再动弹,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睁得不是很开。


喵。喵喵。

看上去可怜而可爱。


透过金属护目镜扫描过后为少主提供了粗略的身体资料,少女从那天起便几乎是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小家伙。…...

[食物语乙女向]恋爱脑

※吉利虾小朋友空桑生活实录。

※当然 我流空桑。


“莫非是定…定情信物?”


吉利虾带着些惊喜的口吻笑了起来,缀着粉色发尾的食魂正朝少主望过来,他的眼睛正熠熠闪光、亮粉色的眸子像是能够折射星芒的玫瑰水晶。现下那对水晶中只映出了她的身影,小小的、正偏头疑惑的少女的模样。


“芙蓉石,是象征爱情的石头吧!”他捧着那块心形的石头,似乎还颇为不好意思起来,“我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找到……”


你有些无奈地笑着,本想告诉吉利虾那只是为了他开心才特意寻找的礼物,不过是觉得象征着爱情的浪漫石头和他最搭配而已。——自己大...

假如吉利虾的呆毛有情感测量功能的话。

会不会就是那种:


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也喜欢少主?

太甜了,我真的说不出话来…这种可爱的小朋友是真实存在的吗?我触电了。

[食物语乙女向]在?看看川湘修罗场?

※你骂我 你就是小乌龟 感谢小乌龟约稿 @弥赛亚 

剁椒鱼头|麻婆豆腐


就有点脑壳疼。


你少有将川湘菜系的食魂安排到一块工作,原因之一就是怕他们一言不合痛击队友,而其中佼佼者就是剁椒鱼头和麻婆豆腐。试问有哪个白痴会把炮仗和火柴搁一块呢?但现下你就证明了,弱智是真的存在的。


“……”

“你啷个意思?要打架?”


麻婆豆腐将视线向你投了过来,连带右耳上翠色的坠子也随着主人的转身而跃动,他方才皱着眉头与剁椒鱼头对垒,见你好半天不说话、不一会儿还叹口气才分神过来。——拜托,到底是谁把现

给我一个女朋友

吉利虾小朋友正在许愿。


芙蓉石,或者说粉晶、蔷薇水晶,无论哪一种叫法都掺着浪漫与柔软的情意。半透明的晶体似乎能折射出星光来,用它对着月亮许愿会不会就能巧遇红线那一头的她?


吉利虾规规整整地将那块粉色石英摆在小小的露天祭台上,贡品是新鲜的玫瑰与蘸着露水的沐浴了第一束月辉的草叶。橙发挑粉的食魂闭眼祈祷,拼接成爱心形状的呆毛都严阵以待。要出现要出现要出现,你虔诚的信徒吉利虾在此许愿寻找自己的命运之人!


“我说…?”

“真的出现吗!”


吉利虾猛然睁开眼睛,那对粉色的眸子也突兀地闪亮起来,他期待地望过去,连眼尾都缀着小星星。许愿成功了!浪漫的法术也是会成功的!不要嘲笑爱情嘛...

[食物语乙女向]来恰高氯酸

 ※感谢老板约稿 @一个简单的垃圾 

剁椒鱼头|麻婆豆腐|川味火锅|腊味合蒸|符离集烧鸡


【剁椒鱼头】


“我没有在生气。”


剁椒鱼头将脸偏了过去,似乎在拒绝与你视线相交。银发的食魂正抬手整理自己的围巾,绣着白色纹样的红绸被裹得更紧了些,他稍稍掩住了半边的脸、只露出些蹙起的眉头——是一副并不想和旁人交流的模样。


你歪着脑袋凑得离剁椒鱼头更近了些,并不明白自己又是怎么惹这位小朋友不开心。剁椒鱼头平日中虽是脾气暴躁也爱生气,但并不是无理取闹的人,想必今天的自闭也有合理缘由。但在你直

三个蟹酿橙

关于哭泣。


你的泪水来得匆忙又仓促。


泪珠顺着少女的脸颊流淌下来,蘸着60RE之外月色闪光。蟹酿橙可以通过他的颅内运算来分析泪水的成分与形成原理,那是弱酸性的、透明无色的含盐溶液,由泪腺分泌,在情难自抑的时候从腺体与导管中排出。——但是,数据并没有告诉他眼泪同样也会对旁观者形成冲击。


蟹酿橙试图为你拭去眼尾的泪水,解决办法之一就是消灭源头,但却又生生在触碰前一秒顿住那机械的指节。他突兀想起了自己所驱动的是坚硬的、冰冷的金属锻造的钢铁零件,而你暴露在他面前的却是温热的皮肤与吐息。似乎、似乎有非退后不可的理由。


“少主,”他呼唤你,生长于爱的荒野之上的食魂无措起来,“…...